xhero,www.678mmm.com, solid converter,ca1835, 3u8895,masa-c, 4000dy,ddrtys,浙江同济科技职业学院,红石榴石的功效与作用,山东大学青岛校区,勇者无敌,经常熬夜吃什么好,明信片怎么写,苦乐年华,南国梨,清华大学校歌,天运贵女,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,友谊之光原唱

温州别克鞋业陷入困境 法人被拘公开审判经营管理资讯中国服装网-qqzb.cc

hanson

  温州别克鞋业有限公司的张春兰、张亦波一前一后被押着走入审判庭。这是一对60多岁的老夫妇,张春兰身高只到丈夫张亦波肩膀处,齐肩长发
随意扎在脑后,眼窝深陷;相比之下,张亦波精神状态还不错,庭后工作人员给他看材料,他还能微笑以对。

  “考虑到被告人张亦波在犯罪后能主动投案,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,符合自首情节,可依法从轻处罚;被告人张春兰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,是坦白,可依法从轻处罚。”审判长严永乐当庭宣判,张春兰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,判处有期徒刑7年,并处罚金35万元;张亦波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,判处有期徒刑6年,并处罚金30万元。

  也许是已经预料到这一结果,张春兰没有再像上次公开审理时那样潸然泪下,平静地在判决书上签字画押,放弃上诉。同时,另有14名债权人提起民事诉讼,追究张亦波夫妇的个人责任。

  在收押室,张亦波、张春兰被分别关押在不同房间里,约2平方米的狭小空间只能放下一张长软椅。

  “不要再问了,到我们这个年纪,这样的下场还不够惨吗?”张春兰情绪一下激动起来,随之便低头整理手中厚厚的一叠起诉、判决材料,把它们分成几等份在软椅上一溜铺开,再收拢,再煞有介事地铺开,口中除了念叨“真倒霉”、“真后悔”外,不再对记者的采访做出任何回应。

  张亦波则一直低头翻着手里的材料,几次欲开口,都让坐在斜对面房间的老伴发现,并被她赫然制止,于是对话再度陷入沉默。

  “儿子现在还没有找到,他们不想对媒体多说。”张亦波夫妇的两位辩护律师胡金福、方海友解释说。

  2012年4月,别克鞋业法人代表张锦泽以及其父亲张亦波、母亲张春兰,因无法偿还6178.852万元债务,逃离温州。3个月后,张春兰被捕,张亦波随之投案自首,而截至记者发稿,张锦泽依然在逃中。

  “他们其实是比较敬业的,想好好办厂,但最终没有量力而行。这件事上,我是很同情他们的。”一位知情人士称,然后补充一句,“不过到后期感觉有点像非法集资了。”

 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,张锦泽是张亦波夫妇的大儿子,曾在杭州开鞋店。2000年他回到家乡温州,以581万元注册了别克鞋业有限公司,父亲张亦波放弃了自己的机械作坊,到公司帮儿子打理后勤事务,母亲张春兰负责公司财务。

  公司刚成立时,仅有一条流水线、几千平方米的厂房。“一年中,我们只有每个月的1号休息,其他时间都在厂里工作。”张春兰在公开审理时说。12年的经营,公司流水线增加到6条,厂房也扩大到13000平方米。

  “我们也承认他们是有事业心的。”一名债权人称。鼎盛时期,别克鞋业还请了明星做代言人,在温州当地小有影响力,“看起来也热热闹闹的”。

  公司经营2年后,张亦波夫妇开始以“周转资金”、“发放工资”为由,向外界筹集资金,少则几百万元、多则几千万元,利息1至2分。这时的债权人多为张亦波夫妇的朋友。

  “一开始公司可能也是有利润,清偿能力是没问题的,但现在公司账本全找不到了,谁清楚呢?”上述知情人士说。

  因为准时付息,企业规模也的确日渐壮大,张亦波夫妇赢得了更多信任。朋友的朋友、生意中有交往的、甚至公司对面的住户,都开始逐渐把钱交由他们打理,利息也水涨船高,最高甚至达到7分。而张锦泽事实上“并不插手公司财务上的事情”。

  因为公司账本遗失,越滚越大的雪球,何时滚不下去了,只有张亦波一家三口知道。2012年4月,三人逃离温州,与外界失去联系。“我们没有逃,只是去江西、杭州找儿子去了。”张亦波夫妇称。

  债权人慌忙报案,张亦波三人成了刑拘上网逃犯。2012年7月9日中午,张春兰在温州当地一家银行办理业务时身份暴露,被公安抓获。7月15日,张亦波主动拨通“110”投案自首。

  资金链断裂时,张锦泽第一个跑路,负责公司财务的张春兰又称账本遗失,让后期的公司破产清算程序无法进行。

  “我们能搜集到的,只有一张简单罗列着借、还资金条目的单子,根本不能说是账本。”温州鹿城区法院民二庭庭长李琴仙说。这也导致申报的债权中,除税务部门的债权外,其他债权无完整的记录,无法得到法院指定管理人的确认。

  “企业经营中,千万不要把个人财产与企业财产混同,只有这样,股东才能只以出资额为限承担有限责任。”李琴仙建议,当企业出现无法生存的情况,应该积极寻求司法救济,让企业走破产程序,保障企业、企业主以及债权人的利益。

  由于公司厂房是租来的,无法抵债,设备又在事发后即被抵用支付工人工资,公司仅有的财产只是银行存款25492.25元。目前,张亦波夫妇、张锦泽夫妇户下7处房产和4辆轿车已被公安机关查封,张锦泽的一辆保时捷汽车也被其中一个债权人拖走抵债。

  “现在家中还有一位90岁高龄的老人,等着张亦波夫妇从监狱里出来养老送终。”辩护律师方海友说。

声明:以上温州别克鞋业陷入困境 法人被拘公开审判内容由“中国服装网内容部”收集整理自互联网,并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,如果您对本文版权的归属有异议,请联系我们,一经查实,我们会马上更改!

相关的主题文章: